追蹤
..:: La。琉光 ::..
關於部落格
粼粼波光
反映心靈閃爍的跳動靈魂

在沒有三角、菱形、方塊的dynamic block

交織而成的

只有盈滿戀戀
我的琉光
  • 69731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短髮

她長到過腰的頭髮,忘了留了幾年,大概二年多有了吧,她想。

一直保留著大捲的長髮,在她洗頭時,才會發現它好長好長,
就像記憶被一直刻意留住一下,好長,好長。
昨天晚上,她洗著頭,在沖水時發現頭髮在不知不覺時間的流逝中長到過腰了,
不知在哪裡曾經聽過,過腰的頭髮不可以隨便剪。
她不是因為禁忌而留,若是要說個真實,或許是因為那個他,因為他所曾說過的話。
她在剛和他交往時,剪去了她的長髮,活生生就像個小朋友,
他沒有控制她的想法,同樣的不會限制她的頭髮,
他說,他喜歡像小孩子天真可愛的她,可以摸摸她的頭,捏捏調皮搗蛋的鼻子,
他說,他也愛她長頭髮的模樣,有股讓人張開羽翼保護的衝動,深怕一鬆手,就會失去保護的永恆。
她,聽著,記著,想著,一直牽手下去的永恆。

不知不覺的回想,那曾感動很久的記憶,
在她剪短那天,原先是計畫到台北去,但突發狀況,所以她沒去台北,反而是到美髮沙龍剪去了留了好久的長髮,
晚上,她接到他的電話,他請她猜他人在哪裡,她不解,他不是在家中嗎?
他說,他在台北,因為他知道她計劃要到台北去,
所以他暪著她,只為給她一個驚喜,他想告訴她,他很想見她,
她既驚慌又高興,但又卻不知所措,
在外人眼裡或許是微不足道的事,但對她來說卻是滿溢的感動,
慌亂的是,她沒上台北,所以他撲空了,
她著急的告訴他,她因為計劃取消而留在家裡,一直很慌亂的不知該怎麼辦,
他反而鎮定了的說,請她等等,他馬上南下回來...
這樣的等待,好漫長,看著手機發呆,一直到鈴響,這就是等待喜悅焦急參半的味道吧,
時間不斷的在流逝,像車子的輪軸不斷的轉動一樣,
他跟她終於見到面了,這樣的見面,雖然沒有太拋頭顱灑熱血的劇情,
但卻有一種好不容易的味道,散落在二人的空氣之中,
他看了看她的短髮,摸摸了她的頭,說著,『我的小女人不見了,魔法把她變成了一個小孩子,小朋友妳可以告訴我,如何解開魔咒嗎?』
她搓了搓鼻子,像個搗蛋過後的孩子,張著大眼看著他說:『來不及了,老先生,她已經被施了返老還童的咒語,註定一輩子都要比你年輕喔...』
這樣的回憶依舊鮮明,而他已經不屬於她了....
她只能用某種原因安慰自己,或許是失去掉的長髮,所以失去掉了永恆...
在不知不覺中,她又開始留起了長頭髮,再怎麼剪都還是維持著某一個長度。

一直到今天,某個因緣際會的緣份之下,
她到了一家很像lounge bar的美髮沙龍,
好久都沒到lounge bar了,以往週末都會小酌的,現在反而沒有人可以陪伴著這樣的慵懶,
或許是這種氛圍,讓她有熟悉的感覺,
很放心的告訴店長,她相信著他的專業,就全權交由他去創造出她的髮型,
隨著店長依據她的頭形,建議髮型的概略樣式、動剪部位,預期效果等等,
開始了,即便是有人曾說過,長髮的她,帶著柔美,
但似乎不會是一個挽回的關鍵點,該是切割了,
她按下了碼錶的停止鍵,是該讓這樣的過往意念停止了。
店長告訴她,她是一個不好動剪的髮質,細、軟、所以太容易太過符貼,
但卻是一種挑戰,她看著她的長髮散落了,每一根離開的髮絲代著了一種信念,也代表了曾有過的堅持。
髮型助理掃了二遍才能夠清理完滿地的頭髮,髮型助理在幫她沖水再次清理殘留在髮間的頭髮時,
問她會不會心疼,她說著,好多啊,但頭卻輕盈了,很多好像都真的變成一種過去了,
她沒有要髮型助理瞭解她話裡的含義,畢竟那是她的回憶她的人生,她懂,就夠了,
店長愉悅的告訴她,她是一個很棒很好配合的人,不會讓他有所禁忌,而無法完全的發揮。
在結帳時,店長特例把她視成VIP計價,而她只是剪髮而已。
她很高興這樣的改變,而店長也因為不容易做到的案例而感到開心,
只是這樣的開心 底層,所感受的意義不同,她希望這樣的跟過去道再見,
不是一種永遠不會再見的最後一聲招呼,而是能夠不以憂傷的心去看待它,
頭髮會再長長的,不是嗎?

走出店外,風穿過她的短髮,好像能夠讀取她的心思,她拿出了圍巾,
想著,終次能夠圍上圍巾,也終於能夠開始感受外來的溫暖了,
她心裡謝謝著那位服務的髮型助理,雖然他看出了她不小心洩露出的不安,
卻沒有追問太多,他沒有太多強烈穿透探索他人世界的意味存在,會讓人有安心的fu,
她也謝謝這樣的因緣際會下,能夠在二天之內就被必須預約到二個月之後的店長服務,
這樣的機緣,或許是上天註定好的吧。

就讓這樣的短髮,慢慢的變長,開心的,快樂的,溫暖的,變成一絲絲永恆的髮絲,
永遠,永遠,永遠包圍著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